扰民与娱民——广场舞之忧_新闻网

您当前的位置是: 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 激扬文字»

相关新闻

扰民与娱民——广场舞之忧

作者:学生记者 吕方 牛洁 文章来源: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新闻网(第四版) 更新时间:2013-11-27

不知从何时起,广场舞以摧枯拉朽之势席卷中国。每当黎明将至或夜幕降临,伴随着《最炫名族风》、《老婆最大》、《伤不起》、《荷塘月色》这些“神曲”,配上音质不高的音响,在城市的公园、小区广场、甚至任何一块较为空旷的地带,都可能出现一批以中老年妇女占据绝对主导的人群,在翩翩起舞。他们不仅将广场舞视为娱乐消遣的方式,更将其作为一种排遣压力的途径。所以,很多广场舞的参与者一旦跳上了,往往欲罢不能。

相对于赌博等娱乐方式,广场舞是一种高雅的娱乐方式,居民跳广场舞既可以娱乐身心还可以结交朋友,润滑社会关系,可谓一举多得。以致其近几年受到了各地群众的热捧,一时间大江南北和着音乐同步起舞,场面十分壮观。在自家周围的小广场上拉个音响,放个音乐,天刚蒙蒙亮,大爷大妈们也丝毫没有困意,伴着“你是我心中最美的云彩”的歌声兴奋起舞。

所谓“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一时间反对之声迭然而起。在这种几乎不可逆转的热爱之外,也有一群持之不懈的反对者,他们认为自己深受广场舞扰民之苦。先是北京男子鸣枪泄愤,再到四川业主向楼下跳舞人群投掷水袋,再是武汉大妈遭到泼粪。在境外,纽约等地警察强行禁止旅美“中国大妈”跳广场舞,也曾引发网络“越洋围观”。 仅去年一年,警务站就接到广场舞扰民的投诉千余起,而在泼粪这则新闻下,相当多的人对这种颇为极端的事件表示“扔得好”,反对广场舞的呼声愈演愈烈。由此可见,解决跳广场舞者和不跳广场舞者间的矛盾迫在眉睫。

对此,广州政府拟采取“限噪令”。限音量,限时段,限区域,限设备。并给予违反者200~2000不等的罚款,但这种做法并未取得成效。总体来看,广场舞涉及的群众太多广泛,对象主体又是高龄人员,“限噪令”实施起来必然会有相当大的阻力。若实施态度太过强硬,出现城管与小贩般尴尬局面,相信大家都不愿看到。但实施力度不强,实施效果可想而知。对与广场舞的管理力度的问题,实在不好把握。再加上管理条令中难以对一些事项进行明确的标准化规定,实施起来恐怕只会收效甚微了。

中国广场舞参与者之前习惯了没有约束的“自由”,他们潜意识里已经认定,自己的行为是理所应当之举。而现在,“管理”迎面而来,明显否定了广场舞参与者对自己对自己行为的定位。这必然会引起他们对政府措施的强烈抵触,继而对管理带来极大阻力。由此看来,这种发现问题才去解决问题的行为并非是什么明智之举,或许也只能算作是出现问题后的无奈之举。但问题出现若不加以解决,任其继续肆意妄为便显得更加笨拙了。所以,不管是被逼无奈还是积极应对,对广场舞进行管理已是大势所趋。

由果索因,从源头抓起才进行改善才更有说服力。广场舞之所以如此火爆,除了它自身门槛低入门快外,一定与现阶段我国居民文化生活匮乏密切相关。不难发现目前我国居民的文化生活范围仍然较为狭窄,政府并未为居民提供足够的问题活动空间。当然不可否定,某些社区已经建立了老年人活动中心,但活动中心的面积是否足够就很难保证了。某些政府让类似的建设停留“形象工程”上,并未让其发挥应有的作用甚至形同虚设。在这种情况下,居民活动不去居民楼附近的广场又能去哪?时间一长,恐怕不扰民都难。由此看来,治理广场舞,想必是要从公共设施建设入手了。

尽管貌似已经摸索到了治理的突破口,但究竟要从哪整,如何整,整到何种地步确实是个值得探讨的问题。整顿之后得到即解决广场舞扰民问题,又让中老年人群继续享受广场舞带来的乐趣自然是皆大欢喜的双赢局面。即使整顿面临阻力,我们也应该相信,在全民素质不断提高的今天,营造双赢局面的希望还是相当大的。只要政府积极应对,只要大家学会相互理解,懂得换位思考,相信问题自然会迎刃而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