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 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 激扬文字»

莫言的难回书桌之痛

作者:学生记者 王聪聪 牛洁 文章来源:新闻网记者团 更新时间:2013-12-26


 “这一年我几乎没有读过一本书”最近,在浙江大学一场演讲中,在被问及有什么好书推荐给读者时,莫言的表情显得有些尴尬。确实,在过去的一年里,这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实在太忙了。教授,顾问,一个个荣誉称号接踵而来。合影,签名,除了一站接一站的忙碌行程,或许还有家里被拔光的萝卜,以及络绎不绝的游客。时间流逝一年,莫言最渺小却最奢侈的愿望竟然是“回归书桌”。

 

被商业化,被争相报道成为娱乐头条,小到家乡的草木,本人的穿着,大到家人同乡。自莫言获奖后,与其裙带的,沾边的都成为社会热点。然而,这些是莫言想要的吗?莫言表示自己现在深受荣誉困扰,在以后的写作中要摆脱诺奖带来的名誉。对于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对“下行”的“魔咒”,莫言认为这是对作家的严峻考验。“获得诺奖后自我设立了更高的标杆,不要摆出诺奖水平的嘴脸,那是令人厌恶的,要摆脱对自身过高的的定位,以普通作家的身份,放松内心和获奖前一样”。同时,作为首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作家,自然引发了一系列“莫言效应”。获奖后,他的所有行为都被政治化了,就像得了诺奖一样。一会被说乡愿,一会被说奴才,一会被说叛徒…就连莫言本人都不禁戏谑道“我被娱乐化了,找不到自己了。”

 

应对各种突如其来的问题,与社会舆论所带来的压力,莫言则希望“重回书桌”, 回归最初的做为一个作家的本性。他认为写作是一种发声,可以用写作来表现自己对社会现存各种问题的回应,好的作品可以回击一切的负面舆论。文学要去表示人类共通的东西,可以解释莫言所做的文学,表现出莫言“自己”。被问及将来写作方向时,莫言表示会继续写民生方面的问题,比如说粮食方面的问题,同时还会涉及敏感题材,比如当下的反腐问题。但同时,作品是靠丰富性和包容性而存在。表现人性的丰富和复杂,是作家,艺术家的最高追求和目标。

 

在莫言得到诺奖后,确实扩大了世界对中国作家的关注度,有利于中国文化走出去,但这仅仅是第一步。中国作家绝不可能止步不前,而中国的人民也绝可仅将眼光放于以得奖身上,而是着眼于将来,使中国文学在世界上不断向前。莫言表示,我国的作品要真正的走出去,一定要站在全人类的高度思考,在创作中体现中国特征,同时又能表现文字以及人类共通的东西。对此,我国的作家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而断断不是止步于莫言的获奖。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