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 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 大学时代»

相关新闻

也谈吃相

作者:刘苹 文章来源:新闻网 更新时间:2020-03-24

  写在前头:忽然看到梁实秋先生的那篇《中国人的吃相》,想想这么多年也见过不少人的吃相,其中五味陈杂。我也要写一篇文章的,谈谈吃相嘛!

  吃相是重要的么?吃相当然是重要的。

  小时候吃饭声音大了,奶奶是要训斥的:“吃饭声音大了,没人愿意要你做媳妇。”当然,我二十几年吃饭没声响,也没人要我做媳妇。总之,这是说你的吃相可关乎着看客的心情,舒坦或者不舒坦,自然马虎不得。

  当然有的人就希望你吃饭的动静大,吸溜吸溜地吃喝完毕,再拿筷子使劲儿扒拉一下碗底,叮当作响。但是这种人比较少,而且越来越少了。所以还是不做声来得比较保险。

  后来读到梁实秋先生的文章《中国人的吃相》,心想,确实,人生贵适意,吃饭得先把自己吃爽了。

  多年以后再来想想,又觉得吃相还是重要的。

  人的吃相各异,但仔细想来,约略见过这样几种:

  先是不以为意的吃。下班回到家,来个葛优躺,一手抱零食一手捉着遥控器,这就好比是在电影院吃爆米花,食物都是陪衬,陪衬当时的心情。情节平稳的时候,随意捉着吃一点,只是为了让嘴巴不闲着。看得高兴了不用吃,伤心了吃不下,害怕了忘了吃——总之,这种吃相大致是懒散了,没什么意思,倒是不让人反感,也不至喜欢,只是模模糊糊地舒服吧。

  还有一种不以为意的吃,我印象尤为深刻。小时候放了学就“搬馒头”。“搬馒头”是老家的方言,大概就是不到饭点儿,空儿里吃的意思。“搬馒头”多快乐呀!一撇下书包就跑进厨房找馒头,只是馒头,咸菜都不需要,那个麦芽糖的香甜啊!扛着馒头在路上疯跑,说不定是在玩警察捉小偷,也许是老鹰捉小鸡儿,胆战心惊的兴高采烈的间隙里,狠狠啃上一口馒头,那个高兴啊!这样的吃相虽是不以馒头为意,但到底是高兴的!着实令人难以忘怀!

  还有一种吃相是自豪的吃。譬如哪天你发誓要好好学习,结果那天你还真就做到了,一整个上午心无旁骛,窗外无声。到了饭点儿,你排着队,端着盘子,刷了饭卡,大爷小勺一挥,给你掇上二两菜。你郑重其事地大咬一口馒头,接着咬开的茬儿,使劲儿闻闻香味儿,心想多香啊!便仿佛是一上午学习的奖赏,吃的坦然啊,吃的自豪!

  多年前,曾给一位外地寻亲的老人买过一顿晚饭。当时老人问我们讨钱,我们以为是骗子,故问其故。老人说老伴儿头脑不清醒,走丢了,出来找呢,没钱了!也不是想要多少,就要一顿晚饭钱。我和朋友说:“那我们帮你买饭!”言语间颇有些得意,心想,这下你可坑不了我们了。老人捧着我们给买的包子和小米粥蹲靠在一棵梧桐树上吃,我回望看到老人小小翼翼的样子,诸多愧赧。老人因为食物珍贵而面露感激的吃相,至今令我难以忘怀……

  甚而很多乞丐的吃相也不令我讨厌。那种得到食物的自然的欢喜和感激常常让我觉得这就是人类得到食物本该有的样子,比很多饭前祷告的信徒还要更真诚些。

  当然还有一种吃相,高贵的很。这说的是西方的绅士淑女或者小家大户的碧玉和闺秀。男女都正襟危坐,掰直了腰杆儿,高挺着胸脯儿,拉长了脖子,只拿眼睛轻轻地扫一眼盘中的食物,低首含笑,轻轻地一块牛排就不见了。他们的吃相,总会让你觉得一粒米里也有天堂。

  有一回我见到一群人的吃相,竟有点落泪的冲动。也是中午,一群班主任到餐厅吃饭。已经是第四节课下课了,几乎每个人都是狼吞虎咽的样子。那些办公室里威风淋漓的班主任啊,竟然为一口饭沦落到这个样子!不由地想起来,各种伟大人物的脆弱之处。后来竟然想到,无论衮衮诸公还是黔首百姓,都得靠着一口饭活下去。而为了这一口饭,很多人就不得不去做很多自己不愿意去做的事儿——人类致命的脆弱,莫不尽现!何况这口饭还要常常求饱求色求香求味啊……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我的眼泪几乎要落下来了……

  一粒米里有天堂,一粒米里有地狱,一粒米里有生有死,有天有人有万物——吃相就是你对待这生死万物的态度,怎能不重要啊?!

  【刘苹,我校文学院校友,2006级广播电视编导专业本科生,2010级学科教学(语文)专业硕士研究生。现在诸城一中任语文教师。】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