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_新闻网

您当前的位置是: 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 大学时代»

相关新闻

日历

作者:赵春雨 文章来源:校报 更新时间:2020-01-09

  元旦到了,身在异地的我不禁想起了家中墙上挂着的日历。不知承载了一年生活厚度的它是否已落满灰尘,也不知上面是否显示着正确的日期。

  记得我小时候,爷爷还跟我们生活在一起。家里长条桌前有爷爷的固定座位,他椅子后的木架子上放着一本日历。我们家没有撕日历的习惯,而是将日历翻上去,用一个大秤砣压住。每当早饭后的第一杯花茶飘溢着清香的时候,爷爷就缓慢地站起身,轻轻地将日历翻到新的一页。日复一日,年年如此。

  日子一天天过去,日历一页页翻新。

  那年元旦,我发了次高烧。我一般不发烧,所以那次发烧我记得特别清楚。

  那天早晨,我起床感觉有些轻飘飘的。但也没在意。早饭时,爷爷见我似醒非醒,还以为我睡意未消,指着他背后上方的日历催促我说:“今天是元旦,你快吃饭,吃饱我们就要换上一本新的日历了。”听着这句话,我呆呆的,不知怎么回答。爷爷察觉出我的不正常,下意识地将手放到我的额头上,脱口而出一个“烫”字。他赶快拿来温度计,上面的数字验证了他的预感。我躺在床上,静静看着爷爷给我端水拿药时匆匆的步伐,看着他给我掖好被子时的紧张神色,感觉他忙得似乎忘记了要换上新的日历。

  我一觉睡醒已到下午。爷爷看我已退烧,紧皱的眉目终于舒展,脸上露出了和蔼的微笑。我看到,日历已换上新的,秤砣下压的只有一页封皮。元旦这天的日历是大红的底色,上面画着热闹的场景,大大的“元旦”二字特别醒目,象征着新一年的幸福和美好。爷爷把饭放在我的面前,刚从锅里盛出来的小米粥冒着的热气,氤氲了我投向日历那睡眼惺忪的朦胧视线。

  家里存放的一本本日历,每一页都曾被爷爷翻起,记载着我与爷爷一起生活的悠长岁月。这些日历上没有浪漫奇幻的情调,没有高山流水的跌宕起伏,有的只是春花秋月、夏雨冬雪,有的只是日升日落、昼夜更替,有的只是爷爷对我无尽的爱和我对爷爷深深的眷恋。

  又是一年元旦时,家里的日历又到了换新的时候。自从两年前爷爷不再跟我们一起生活在一起,依旧放在木架上的日历,日历总是显示着过去的日期。因为我们不再有人专门把翻日历当作一份工作。

  元旦来了,我的脑海中浮现出对过去的美好回忆。我不能回家去看望爷爷,在这个新旧交替的日子里,希望他在新的一年里要照顾好自己。

  爷爷,过去一年的日子可否安好,您是否已准备好新一年的日历?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