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 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 大学时代»

相关新闻

【专栏】香菱苦吟诗

作者:赵国强 文章来源:校报 更新时间:2019-12-19

  被“呆霸王”薛蟠强抢来做小妾的香菱,因薛蟠外出“游历”而得以进入她羡慕已久的大观园。一进园子,幼时生活在书香之家的香菱,就向薛宝钗提出“你趁着这个功夫,教给我作诗罢”,被宝钗讥为“得陇望蜀”。香菱独自找到林黛玉,提出“好歹教给我作诗,就是我的造化了!”黛玉爽快答应:“既要作诗,你就拜我作师。我虽不通,大略也还教得起你。”一心要像大观园海棠诗社的小姐们那样作诗的香菱,从此开始了刻苦“学诗”和“吟诗”。

       黛玉对待这个“学生”可谓诲人不倦,从诗的“起承转合”“平仄虚实”到“意趣”,再到诗人作品、诗集的选择,不厌其烦地一一指导。香菱更是学而不厌,“拿了诗,回至蘅芜苑中,诸事不顾,只向灯下一首一首的读起来。宝钗连催他数次睡觉,他也不睡。”并不支持香菱学诗的宝钗“见他这般苦心,只得随他去了。”香菱读完一本又换一本,期间又与黛玉不断研讨、讲诗,“又逼着黛玉换出杜律来,又央黛玉探春二人:‘出个题目,让我诌去,诌了来,替我改正。’”其好学精神令人赞叹。

       黛玉以“月”为题,让她作一首诗。“香菱听了,喜的拿回诗来,又苦思一回作两句诗,又舍不得杜诗,又读两首。如此茶饭无心,坐卧不定。”她终于做出一首诗来,请教黛玉。被黛玉评价为“意思却有,只是措词不雅。”香菱默默地回来,“越性连房也不入,只在池边树下,或坐在山石上出神,或蹲在地下抠土,来往的人都诧异。……只见他皱一回眉,又自己含笑一回。”

       香菱兴冲冲地把第二首诗给黛玉看,黛玉评价“难为他了,只是还不好。这一首过于穿凿了,还得另作。”香菱虽然扫了兴,但仍“不肯丢开手,便要思索起来”“自己走至阶前竹下闲步,挖心搜胆,耳不旁听,目不别视。”“香菱满心中还是想诗。至晚间对灯出了一回神,至三更以后上床卧下,两眼鳏鳏,直到五更方才朦胧睡去了。”天亮时,“香菱从梦中笑道:‘可是有了,难道这一首还不好?’”“原来香菱苦志学诗,精血诚聚,日间做不出,忽于梦中得了八句。”香菱把诗递给黛玉及众人看后,被评价为:“这首不但好,而且新巧有意趣。可知俗语说‘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社里一定请你了。”一心学诗的香菱,在艰苦努力和坚持下,真的做出了好诗,实现了她加入大观园海棠诗社的美好愿望。香菱梦中得诗,被作者用“苦志学诗,精血诚聚”八个字概括,是非常精确和恰当的。

       诗人中,梦里得句者不乏其人,就连著名的元素周期律也得益于梦的启发。35岁的俄国化学家门捷列夫苦苦思索元素周期律问题,夜以继日地分析思考,经常夜深人静时,还用类似扑克牌纸块排列元素顺序。有一天,他在疲倦中进入梦乡,梦中看到一张张扑克牌有序地进入到一张大表中,醒来后,他按梦中的表格排序和理念进行研究,由此,诞生了现代元素周期律。事实证明,梦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给人以灵感和启迪,但这绝不是偶然的,梦中的灵感必定是以长期艰苦的学习和思考为基础的。正如法国生物学家巴斯德所说:“机遇和灵感只偏爱有准备的头脑。”

       中国历来有鼓励和欣赏苦学的传统,有着很多劝人苦学的诗句,如“吟安一个字,捻断数茎须”“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科学有险阻,苦战能过关”等等。在刻苦学习的事例中,孙敬、苏秦的“头悬梁,锥刺股”等更是被世代相传、家喻户晓。提出“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北宋思想家、教育家张载认为,即便是圣贤如大舜、孔子,在学习上也是“煞吃辛苦”的。而张载本人更是苦学的“模范”。《横渠先生行状》记载张载的读书生活:“或中夜起坐,取烛以书,其志道精思,未始须臾息,亦未尝须臾忘也。”张载写作时,有时夜里甚至会默坐彻晓。《平凡的世界》被誉为“茅盾文学奖皇冠上的明珠,激励千万青年的不朽经典”,作家路遥创作时,“几乎成了一种奴隶般的机械性劳动。眼角糊着眼屎,手指头被纸张靡得露出了毛细血管,搁在纸上,如同搁在刀刃上,只好改用手的后掌继续翻阅。”(引自《南风窗》)这就印证了爱迪生的名言:“天才就是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加百分之一的灵感。”

       曾几何时,社会上流传着一种“愉快学习、快乐学习”的所谓教育“理念”,事实上,学习的过程必然是一个刻苦、辛劳的过程,所谓的“愉快学习、快乐学习”只不过是一种学习策略,是不能作为教育理念提出的。如果说愉快和快乐,那也是在刻苦学习有所获得后的感觉和心境,或者是为理想而学习过程中的以苦为乐、苦中作乐。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有辛勤的耕耘,辛劳的汗水,才会有丰硕的收获。正像香菱学诗一样,有了“苦志学诗,精血诚聚”,才有了梦中得句,最终走进她梦寐以求的海棠诗社。否则,她的梦就只能是一场“空梦”。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